“那个普康里-d男爵好像是这副本的最后的dà_boss吧。”叮铃铃忽然想起。

卢旺达在自己的脑门上贴上一张x形的贴布,一爪子在空中刨了刨给自己加血,没一会又恢复了毛茸茸的可爱小狐狸了。

他们的副本之行终于到最后一个boss了。

就在一座城堡前的广场,一位身穿重型铠甲的骑士,手拿锥形长矛,骑着一匹只剩下白骨的战马,凛然驻守在广场中央。

见到卢旺达他们到来,骑士说话了,“终于来了。”

“这次是要我们讲故事给你听,还是你讲故事给我们听?”请跟我谈钱都觉得没新意了,“最好是直接动手。”

男爵一抬手,“这种你们一拥而上的打法,你们也该打腻味了吧。我来玩点新颖的。”

叮铃铃一听来劲了,“怎么个新颖法?”

“一对一。”男爵伸出一个手指,“我从你们当中选一人,他或她如果能簍-u,n医狭课宸种硬凰溃就算你们蛈亓恕!?/p>

“单挑?这好玩。”请跟我谈钱也开始摩拳擦掌了。

男爵一一扫看过他们六人,最后将目光定在了卢旺达的身上,“就她了。”

叮铃铃和请跟我谈钱极度鄙视那boss,“boss也会挑软柿子捏呀。”

“正相反,”血瞳-晴火拽着卢旺达的狐狸尾巴,把卢旺达甩了过去,“他挑了你们中最强的。”

闲语落花他们几人对望了眼,难道卢旺达一直在隐藏实力?

于是都下定了决心,一会无论如何都不出手。

卢旺达被扔得四俯八叉的趴在地上,刚站起来就听到木栏巨门降下的声音。

用七根粗大的原木做成的门将卢旺达和他的队友隔开,只留下还是猪跟他一起。

男爵指指不远处的练武场,“哪里的武器,你可以选用。”

“小达加油,”叮铃铃给卢旺达鼓劲,“别怕他,虽然他的骑士冲锋能秒人,但射人先射马,你刚是牧师,用【驱魔术:符文】锁住他的骸骨马,他就冲锋不了了。”

“闭嘴,你这样是作弊。”男爵急了。

卢旺达却一脸茫然,“【驱魔术:符文】?什么技能?”

叮铃铃愣,“这是光明牧师二十级就能学的技能了,不要告诉我你没学。”

卢旺达眨眨眼,“我……好像就十级的时候学过一次技能,后来就……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男爵得意的大笑了起来,“既然如此,我也不能让人说我欺负了你,让你先出招吧。”

“你说的,你可不能反悔。”卢旺达走近还是猪,突然小爪一指,“去吧还是猪,亲死他。”

还是猪看看男爵,“哼哼噜噜,哼哼噜噜噜。”

“废话,当然是公的了,有哪家姑娘的胡子长得如此委婉。”卢旺达接茬。

“哼噜噜?”还是猪似乎很怀疑。

“你亲过了就知道他帅不帅了。”卢旺达急了。

……

半个小时后,“他们到底在干吗?”叮铃铃都等累了。

“估计是在吵架吧。”闲语落花也累得不顾现象蹲地上了。

“古有鸡同鸭讲,今有人同猪讲,而且还讲得通,这世界真是越来越玄幻了!!!!!!”请跟我谈钱那惊叹号用得。

那边卢旺达终于拿出一点主人的威严了,“还是猪,上。”

还是猪屁屁一撅,身体一躬,做严阵以待状,“哼噜。”

卢旺达不知道和还是猪达成了什么协议,“是啦,亲四下,不能再多,不然血瞳又要拔我毛了。”

血瞳-晴火:“……”

还是猪点头,一个猛“猪”扑食,让听了他们吵架半天的男爵一时没反应过来,被还是猪亲了个通体舒畅。

“啵”的一声响起后,男爵失去了战斗意识,丢下了长矛一动不动的。

“boss不会反抗了,趁现在【圣光术:神罚】【圣火术:净化】砸他。”缡纱-九尾兴奋的大叫。

可怜的光明牧师就这两个攻击法术了,而且吟唱时间又长,伤害还低得让人同情心泛滥。

卢旺达恢复人形刚吟唱完一个法术,第二个法术才吟唱到一半男爵就醒过来了,下马捡起长矛,眼看着极具杀伤力的骑士冲锋就要过来了,缡纱-九尾不由得大叫,“来不及了,给自己一个持续回血的【圣光术:治愈】,变狐狸跑。”

就见卢旺达一通手忙脚乱的,连狐狸都没变就撒开脚丫子就跑了。

就在男爵的长矛离卢旺达的屁屁只有0.00001公分时,奇迹般的停下来了。

就见还是猪正奋不顾身的给那骸骨马一个亲亲,然后不管男爵怎么驱赶就是不动了。

“好样的还是猪。”卢旺达给还是猪竖起个大拇指,“幸好那马死前是公的。呼……”

男爵见马不动了,就干脆下马来。

没了马的骑士,虽然伤害大大降低了,可对于卢旺达这等级来说,还是能秒的。

“先狐狸状态和他拉开距离,再用‘银针渡线’攻击。”缡纱-九尾说到。

卢旺达跑,男爵就追,但还是猪却冲过来挡路了。


状态提示:第34节
本章阅读结束,请阅读下一章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