卢旺达黯然蹲墙角下画圈去了。

身边的还是猪“哼哼”两声,很害羞的钻卢旺达怀里,卢旺达暴寒。

“好了,快走,以后都不要再来了。”巫空-晴火出声赶人了,然后向卢旺达一伸手,“信呢?”

卢旺达这才想起送信的事。

不知道信里写些什么,巫空-晴火那张刻薄的脸上出现了各种表情,唯独没有欢喜,到最后也只剩下落寞无依。

“想听个故事吗?”巫空-晴火突然嘶哑的问。

卢旺达本想拒绝,缡纱-九尾却说这是任务的一环,不听完成不了任务,只好耐着性子听了。

故事很狗血,师姐妹两人同时喜欢上一个男人而反目成仇。

那个故事就像是耗尽了巫空-晴火最后的精力一样,说完时她疲惫的瘫坐在椅子上半天没睁开眼睛。

就在卢旺达等得快睡着时,巫空-晴火递给他一把银针,“拿去。”

“终于有武器了。”缡纱-九尾说到,“这东西可是好东西。”

那针系统显示叫“银针渡线”,可给装备者增加体质10点,智力10点,敏捷15点,每零点五秒造成的伤害30到101,可淬毒或附法增加伤害,属于暗器类,装备无职业限制。

正如缡纱-九尾说的的确是好武器,此时武器榜上的最后一位悄悄的发生了变化。

而卢旺达却不识货,很悲催的,“我似乎正以东方不败为目标在发展着。人妖了,有针了,就差葵花宝典了。”

缡纱-九尾不想打击他的,但不吐不快,“……东方不败不带猪。”

“……”卢旺达又蹲墙角去了。

“这只是先借给你,如果没完成任务,我将收回。”巫空-晴火继续说,“我要你用这针杀一个男人。”那个男人是谁不言而喻了。

刚说完系统又提示了,是否接受任务“情杀”?

“接吧,这任务没时限的。”缡纱告诉他。

从巫空-晴火家里出来后,缡纱-九尾让卢旺达直接去妖狐族的主城——冰封王庭,并在路上把剩下的两级给练出来。

于是在新手村通往冰封王庭的路上,有人看见一只魔化膨胀猪,膨胀得跟个球一样的一路滚去,所过之处不论人畜树木都呈现一个平面的紧贴地面。

而那猪上头还有一只小狐狸,四个小爪在飞快的狂奔,才不至于滚下猪球。

当卢旺达终于滚到冰封王庭的城门口时,分毫不差的刚刚好十级,可以转职了。

就在卢旺达和缡纱-九尾商量着该转什么职业时,还是猪突然一个猛“猪”扑食,把一个守城门卫兵给扑到在地,然后送上一个大吻。

为什么卢旺达知道还是猪是在藅-u,n悄兀因为他听到一声很响亮的“啵”?/p>

其实说是藅-u,n鞘强推的了,因为还是猪完全把那卫兵的头给含嘴里了?/p>

卢旺达赶紧冲过,在那卫兵没被含死前赶紧上前救人。

他用力的揪猪尾巴,站另一边的卫兵也来帮忙,九牛二虎之力后,那倒霉卫兵的头终于得以重见天日。

可这个卫兵的头刚被ba出来,来帮忙的那个卫兵又遭猪亲了,那个刚ba出来原先那个又被亲住了……

缡纱-九尾看着顾此失彼的三人,“收它回宠物空间。”

还是猪被收后世界终于清净了,可那两个守城门的卫兵却心灵遭受重创了,寻死觅活的非要上吊说闺誉没了,于是冰封王庭的东城门上无端端的多了两个挂墙头的。

但由于还是猪只是亲他们而已,没造成任何的伤害,卢旺达不算攻击n,所以可以进城。

为了不引人注意,卢旺达变成小狐狸穿梭在熙攘的人潮脚下而过。

卢旺达和缡纱-九尾商议的最后结果是转职成牧师,因为以卢旺达的迟钝反应,pk或打怪都不太靠谱,只能靠他的宠物了,而他在后方给宠物加加血就行了。

但来到牧师教导者哪里时才知道,卢旺达转不了职,因为钱不够。

于是缡纱-九尾就建议他先到王宫去接声望任务,顺便赚钱,这样一来等偷到血瞳-晴火的“远古净魔之眼”后,就能直接出城了。

而被卢旺达和缡纱-九尾设计着的血瞳-晴火,这会正听取n关于冰封崖的报告。

“跑了?”血瞳-晴火懒懒的声音,完全听不出到底是喜还是怒,“几十万人就他一人进入副本了,也该有些能耐的,能跑掉也不出奇。”

血瞳-晴火挥挥手让那些n下去,从暖榻上下来便有宫婢上前为他整装。

血瞳-晴火若有所思的一路走来,走到了一处花园,正要随手摧花就听到一阵喧哗嘈杂。

刚要责问就看见一道黑影扑面而来,接着感觉到一阵温湿,眼前便完全一片黑暗。

然后才抬手要释放法术,又感觉到脑袋被强力的吮吸,“啵”的很大一声,眼前又光明了,可没多久又温湿黑暗了,又光明了,又温湿黑暗了……

堂堂血狐族狐王站在百花怒放的灿烂中,身姿挺拔的被一只猪来回的含着头,众n都木了。

在一片黑暗中,血瞳-晴火在积蓄着怒火,又突然听到有人说话,“还是猪,这是人,不是棒棒糖。”

血瞳-晴火:“……”

“难道你喜欢他?”声音又传来了,“你这是在表达爱意?”

血瞳-晴火感觉到含着他的东西在点头。

“还是猪,你这样是得不到幸福和祝福的。”

血瞳-晴火:“……”

“因为猪狐殊途啊!”


状态提示:第17节
本章阅读结束,请阅读下一章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