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腐书 > 重生耽美 > 乱世修罗道 > 分卷阅读240

p.s.1.帝君不作得一手好死,剧情也没法发展啊对吧~~

p.s.2.我知道殿下实在苦逼得紧(要打我的小伙伴请轻力点),而且更苦逼的是,殿下要掉线一段时间了……

但是一个真正有信仰的战士,是会被拥有共同信仰的战士们发自心底去敬重,不是吗?虽然好像不太对题,但这大半年来我在生活中学到最重要的一点,就是无论现实如何,至少要让自己一辈子抱着信念走下去。

☆、围城

天罗大街是金延最喧嚣繁华之地,城内两大世家的桂老板、钱老板,今晚于港口天鹊楼摆下上百筳席,宴请金延数百商家、城内官吏,座上更有江湖第一大帮春日楼的左、右两位护法,极尽风光炫耀之能事——

能将闰女嫁予当朝储君、南楚唯一的皇太子,是每个达官显贵梦寐以求的光荣。要知道景言是必定能坐上龙椅的人,而他今朝迎娶的太子妃,就是来日母仪天下的皇后。从富甲一地的豪商、跃登龙门成为国舅家,还有甚么比这更吸引的名利诱惑﹖

由于正式钦点谁为正妃、谁为侧妾的旨意,要在明早两家小姐出发往平京前才下达金延,今晚两家都并列为尊,不分主次,然而交谈之间,却都是暗藏话锋,显然各自都对太子妃之位觊觎至极。

在这微妙的氛围下,被安排坐在主席的聂靖川担当起交际之任,在席间与大户商贾、金延刺史等均是谈笑生风,可谓之是长袖善舞;而坐在他身旁的栎木则淡雅从容,虽寡于言语,应对却不卑不亢、进退有度,亦是另一番慑人的风采。

“皇太子殿下气宇轩昂、雍容不凡;两位小姐亦是国色天香、倾城之姿,与殿下正好是天作之合……嘿﹗我乃一介粗汉鄙夫,不懂再说什么文人雅话啦,就此敬两位一杯﹗”

聂靖川带头敬酒,栎木随之举杯,那两位即将嫁入皇族的闺秀亦依礼回敬:

“谢过左护法。”

——两位姑娘出落得楚楚标致,举止间仪态万千,是典型江南水乡的秀丽佳人,其实已是南楚极好的绝色。然而比起皇族里另一位女子,这两位始终是难及仪雅少公主的气魄一二,与皇太子匹配起来,未免是过于娇柔温婉、失之凌厉的英气。

“哈哈哈哈……左护法快人快语,难怪受欧阳楼主如此看重。”桂老板笑得圆滑讨巧,眼里亦闪着衡度精明的光,“既然两位护法都在席,不知仪雅少公主的贵驾今夜会否光临﹖”

……这老狐狸,也实在异想天开了些吧﹖

聂靖川当即又再向众人敬一杯,借此掩去了脸上的难色:

两家设下盛宴的事,金延哪能有人不知道﹖那小妮子知道却不来,已经是留给春日楼和皇族最后一分面子了。以她的个性,若真的来了天鹊楼,定会拿出平日与地方豪强谈判的辞锋,替她皇兄一泄憋屈,到时候只会添更大的乱子。

“少公主为户部的利润征税政令,与城内诸位老板连月协商,实在是不胜劳累,故而缺席今晚的夜宴,特意托我和阿川来向两位老板问好。”栎木放下酒杯,淡然笑道。

聂靖川得他解围,心里松一口气,却听钱老板接着问:“那么公主会否前去平京,参与皇太子殿下的大婚国典﹖”

两位世家小姐也都露出注意的神色,显然对这位嫡亲公主很是重视。

聂靖川这就恍然,众人印象中的皇太子狠厉心绝、极难讨好,然而他疼惜仪雅这位皇妹,甚至在建中城几乎为救她而断去双臂,却是天下皆知的事。这两家分明是想在少公主身上入手,以便将来在皇宫里能够过上好日子了。

牵涉到这般复杂而头痛的问题,聂靖川自然是不会接这烫手山芋的,顿时就搬出最好用的挡箭牌——


状态提示:分卷阅读240
全部章节阅读完毕,请试读《新买的拖鞋成精了怎么破》《殊途》《闷骚在撩我
回到顶部
http://www.520dus.com/txt/xiazai18763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