阮玉和温香二人身处青容的灵魂空间中,他们所思所想,青容自然是一目了然。

明明心里都有对方,可是却偏偏藏着掖着,生怕对方看透自己的心思。

人啊,为什么情爱之事,总要搞得如此复杂。

青容盈如月华的眸子望着眼前琴瑟和谐的两人,一丝怅然悄然划过。

十字木桩围城的密闭空间中,红白两道光分别阮玉和温香身上发出,如闪电一般直窜向空中,红白两道光相撞,融成一团火球,在密闭空间中一阵乱窜,碰到旁边的十字木桩,竟噼里啪啦熊熊燃烧起来。

随着二人对裂天诀的掌控越来越熟练,这样的火球越来越多,几乎充斥了整个空间,密密麻麻的十字木桩烧成了一片火海,不过阮玉和温香二人却丝毫不会被裂天决之火影响,甚至感受不到火焰的热度。

一座座十字木桩轰然倒塌,被大火烧成灰烬。漫天火海中,突然出现一条甬道,长长地伸向看不见的远方。

“空间裂缝,是空间裂缝……”

在看到那条甬道的瞬间,青容盈盈如月的眸子陡然迸s,he出万千星光,他握紧了双拳,身体控制不住地颤抖起来。

几万年了,他被困在这个空间已经整整几万年,如今,终于能够重见天日了。

“殿下,我们走……”温香一把拉过阮玉的手道。

青容在最后一个离去,他回头,望着那万千火海,眸中神色复杂。

这个地方困了自己整整几万年,他做梦都想离开这个地方,可是真要离去之时,心底竟隐隐生出几分不舍。

几万年,外面的世界早已天翻地覆,而自己早已灵力全失,就算出去了又能怎样。

外面,已经晨曦微亮!一轮旭日冉冉升起,照亮了落神谷的悠悠青山潺潺流水。

“仙君!”明明出口就近在咫尺,可妖王青容却停住了脚步。

他的身后,熊熊地火舌席卷而来,瞬间便将青容的身体吞没。

“谢谢你们让我看到了外面的世界,此生无憾了!”烈火中传来青容的声音道。

烈火将这个空间团团围住,大地也开始晃动了起来。

“殿下,我们走!”温香蹙了蹙眉,拉着阮玉往近在咫尺的甬道口而去。

在逃出甬道的那一刹那,阮玉觉得眼前一道绿光闪过,紧接着那道绿光越变越小,最后缩成一个绿色的宝石,正镶嵌在骷髅头的右眼中。

阮玉对着那具骷髅头怔了半晌,这才发现自己站在那具骷髅面前,保持着伸手想要摘去那骷髅头的姿势。

不过骷髅头的长发却已然缩了回来,如初见那般直直垂至脚边。

阮玉忽觉一阵恍惚,转头四顾,却见黑衣人正站在他的旁边,也是一脸茫然。

“刚才发生了什么事?”方才依稀记得他伸手准备将那早已摇摇欲坠的头颅摘下来,抬眸间,却看到了骷髅头右眼的那颗绿宝石。接下来发生了什么,阮玉却全然忘记了。

阮玉还来不及细想,却见那具骷髅骤然爆裂,化作漫天烟灰,簌簌而落。

“是阁下救了我?”阮玉回头,一脸狐疑地望了那黑衣人一眼。

“不是我……”黑衣人脸上露出一抹温暖的笑意,虽然那是一张平平无奇的脸,却不知为何,阮玉却感到一股莫名的悸动。

“也许是仙君触碰了这个妖物的死x,ue吧!”黑衣人道。

“额……”阮玉微微点头,脸上的狐疑之色却未曾褪去。

不管怎样,妖物总算是除去了!

阮玉舒了一口气,却见那被吓傻了的商旅们站在他的结界内,一动也不敢动。

“没了,妖物没了!”阮玉的结界中,突然有一个人率先反应过来道。

“是啊,没了,真的没有妖怪!”那些人大舒一口气,分分走出了结界,不过再看到为首的那个人时,却纷纷变了脸色。

“是他,就是这个人,信誓旦旦地对我们说没事,关键时刻自己却跑掉了!”那些人义愤填殷地职责着为首的那个人,纷纷上前,对这条一阵拳打脚底。

“你们反了吗?”那被打的人朝那些人吼叫道。

可是那些人根本不听他的,抢了那人的财物轰然逃散。

世人愚昧,他抓得了那些山j-i,ng野怪 ,却除不尽滋长在人心中的妖魔啊!

阮玉站在虚空中忍不住一阵感慨,他突然回头,想问身旁的黑衣人尊姓大名,回头望去,却见流水潺潺,哪里还有黑衣人的影子。

……

直到很久很久以后,阮玉才知道,原来在那一百年里,香香一直都在,从未离去!


状态提示:第189节
全部章节阅读完毕,请试读《指父为兄》《abo系列》《你我的秋日爱途(第一部)
回到顶部
http://www.520dus.com/txt/xiazai18763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