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不清是哪里不对,手腕疼的时候,心里也怪怪的。

正准备躺床上睡觉,脑海中有个声音传来:“到密室说话。”

一听到这个声音,冰白心跳加速:“三生石?”

“是我。”

冰白看了眼熟睡的阿晨,担心吵醒他,就去了密室。

“你过得很滋润呀冰白。”

咒枷发亮,投到墙壁上一个白衣男子的影像,就是三生石的影像,一点都没有变样子,还是又臭又硬。

冰白大惊,竟然可以这样,为什么不早告诉我。

“你找我?怎么现在找我?”冰白不冷不热地说。

“女娲神力出现了,在孟津,龙门。一条花花绿绿的鲤鱼j-i,ng,很好找,好好训练他跃龙门,化龙即刻拿下。”

几百年没问候过我过得好不好,以为断了与你的联系,我把你给我的咒枷当成念想舍不得取下。没想到自己一直被监视。

痛苦无助的时候也不提点,只知道让我痛,让我付出,让我伺候你喜欢的人。

现在用得到我了,就无情地命令我,凭什么!

冰白一堆想说的话,最终只说出了“为什么?”

“我需要女娲神力,冲破我的咒枷,就这么简单。”

“哼,”冰白轻笑,“你得跟我说说,具体因由啊。为什么人鱼不能抓,非要等到化龙,化龙以后不是更难对付吗?女娲神力该怎么取,是不是要我杀人放火啊。”

“人鱼的女娲神力没有凝聚,化龙那一刻,全都凝聚在龙珠上,到时候把他抓了,杀了掏出龙珠,我有办法获得女娲神力。”

冰白脸色变了:“你真要我杀人?”

“你是水神,是最方便、最能名正言顺抓到他的,不管什么方法,编个罪名也好,借刀杀人也好,这条龙必须死,不能让别人得到龙珠。一万多年出一个我这样的火眼金睛,那条人鱼已经被东海鲛人族盯上了。东海鲛人族为了向魔族复仇,一定会想办法得到龙珠,你一定要注意他们。”

冰白思考了一下,问:“得到龙珠后,你用什么方法得到女娲神力?”

“你先弄到龙珠,其他不用你管。”

“凭什么!”冰白吼了出来。

三生石愣住了,沉默了一会儿,说:“需要阿晨帮我…现在阿晨是安全的,若是被别人拿到龙珠,阿晨就完了。我喜欢他,我不会让他痛苦。”

“阿晨到底是谁?”

三生石眉头一皱:“他是女娲蛇鳞,我对他有感应。到时候你把他和龙珠一起送来,剩下的你就别问了。我相信这都难不倒你。”

墙壁上影像消失,冰白闭上眼睛,颓然坐下。休息了一下,去了水神府的青竹海。

青竹海是历代水神的藏书殿,许多典籍和秘闻都可以来这里找。

上古时候用竹简,用绢帛,现在一般都由文官用仙法记载于一面墙上,水神想看什么用神力查找就可以了,还可以避免异族偷窥。

不管还有没有竹简,这里一直叫青竹海,毕竟当初竹简对文字的记载传承功不可没。

搜索女娲神力和女娲蛇鳞,没有记载,冰白想了想,搜索了蛇鳞,出现了伏羲神力的记载。

这很出乎意料。

水族为了知己知彼做了很多火族的记录,关于伏羲神力记载,火族杀了一条龙,得到一颗龙珠,龙珠时不时闪着五彩的光,阳光下能看出一个蛇鳞的图案。龙珠就像一个向导一样,找到了伏羲蛇鳞。

火族通过蛇鳞得到伏羲神力,火族大盛,水族衰弱,直接影响到水火二神的大战。

可是这也没记录如何得到的伏羲神力,作为蛇鳞,命运会怎样?

冰白连夜去了从极渊找冰夷。

从极渊,深三百仞,倒也不深,只是水里悬崖峭壁深山老林的,y-in森森的,他以前就问他爹,住的舒服吗。

冰夷回答说,无拘无束从极渊,羡煞天上的神仙。

从极渊主殿上写着“忠极”,可是这里为什么叫“从极渊”?

冰夷说,忠就是服从,一个意思。

“大晚上的,扰人好梦。”冰夷打着哈欠,耷拉着眼皮。

“爹,我想知道,火族是如何得到伏羲神力的。”

“书上写着呢,一万多年前的事儿了。要不然那个祝融能赢?”

“书上记载的不全,他们如何通过蛇鳞,得到龙珠里的伏羲神力的?”

冰夷疑惑,他为什么这么问。

冰白:“女娲神力出现了,三生石说蛇鳞是阿晨…我很害怕。蛇鳞会是什么命运。”

冰夷张着嘴,像是很吃惊,随后说:“女娲神力出现,不奇怪,神死了,神力会循环回来。但定情蛇鳞还没死,这算个奇迹了。如果是阿晨…如果你得到…可能,会好一些。”

冰白不懂。

冰夷清了清嗓子,有些尴尬地、慢慢地解说。

冰白一开始不知道他爹为何尴尬。

冰夷说:“传说,一开始,女娲捏人什么材料都加,有一对分别加了他与伏羲的定情蛇鳞,这都是无意的,她自己都不记得把蛇鳞捏在哪一个了,也不知道什么伏羲神力。火族有一次杀了一条龙,得到一颗龙珠,龙珠里面是人首蛇身的伏羲形象,对着阳光看,能看出一片蛇鳞。顺着龙珠指引,找到了一个人类少年。用了很多办法,蛇鳞都没有显现。火族要放弃了。”


状态提示:第8节
本章阅读结束,请阅读下一章
回到顶部